浮屠胜境千年转身堪做当世文化地标

浮屠胜境千年转身堪做当世文化地标

 

    引 子

    如果在一千多年以前也有背包旅行的“驴友”,在南阳四处寻访胜迹,那么他见到的最高人工建筑,便是分布在这片大地间的数座佛塔了。

    自东晋永昌年间佛教传入南阳,隋唐以兴,塔作为舶来建筑形式,随着名寺上院的纷纷兴建,扎根于灵山秀水之间。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霜雪雨、斗转星移,塔又从高僧大德的安息之所,转变为民间祈求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的象征,屹立于市集名镇中。

    南阳现存于世的古塔共有9处数十座,而因战乱或其他人文因素,历史上曾建有塔的数座名寺古刹都已毁灭无踪。无论是何样的用途,当今天我们走近一座座古塔,仍需像古人一样,不住地伸长脖颈进行仰望。在这形式各异的人造高峰前,信仰和智慧的力量扑面而来,让观者感到自身的渺小,顿生虔诚与敬畏之心。

    翠竹映塔,

    千年古寺幽且远

    即使在交通发达的今天,前往淅川香严寺的道路仍需颇多转折。4月初的一个清晨,记者从南阳出发,走了将近两个小时高速抵达淅川县城,驱车半个小时至渡口,赶上10时40分那一趟渡船,横过丹江后在山路上盘绕几十分钟,一座气势宏伟的新建仿古山门出现在眼前。原以为香严寺已然在望,谁知汽车又深入十余分钟,才抵达山坳内的景区停车场。

    下车后,向导指向一段山路:“香严寺就在山上。”在山脚下环顾,群山四围,一潭碧水驻留山前。尤为令人称道的是,这里地处秦岭余脉,原本一路走来所见沿途植被尽皆低矮,此处却各类高大树木郁郁葱葱,仿佛两般境界。

    沿山路向上转得两转,眼前豁然开阔:一座石牌坊后是片偌大空场,香严寺山门稳坐远端,一株千年银杏掩映于前,山虽非名山,寺却是一派名寺的大气象。

    “这里就是唐代皇家敕封禅院,临济宗正宗,中原四大名寺香严胜境。”牌坊下,香严寺文物管理所所长候惠敏笑吟吟地迎上前来。他领着我们穿过象征“三解脱门”的山门,沿着寺院中轴线一路前行。穿过韦驮殿、过厅、大雄宝殿、凝月轩、法堂、藏经楼,走出寺后侧门,一片由竹林构成的海洋赫然在望。

    竹林如海,面积达300余亩,在整个“东临龙山,西接虎山,北依后岭,南拱面山”的莲花状绝妙地形中,恰如翠绿的莲蓬,将香严寺托于“莲心”中央。林中山径兜兜转转,一座座石塔矗立其中,耳畔鸟语若闻若无,阳光斑驳撒映,这里的时光仿佛已化作一幅隽永的画卷,千年亘古不变。

    “香严上寺曾有佛塔百余座,目前所剩无几,值得庆幸的是,为纪念清代康熙朝名僧颛愚谧禅师而修建的七级浮屠宝塔,得以保存至今。”在候惠敏的指引下,一座高大的石塔出现在道旁。这座由红色大理石建成的墓塔,结构宏大,纹饰精美,塔共七级为六棱面,下有地宫。抬眼望去,底座以狮拥莲台为形,层层刻有石质斗拱,龙、虎、麒麟、鹿等各种动物形象栩栩如生,仅龙头便有42尊,使人目不暇接。其中的第三层还雕刻有唐僧西天取经的神话故事场面,大唐天子殿外送别、孙悟空降妖除魔、八戒沙僧担经牵马、唐僧西天礼佛等内容生动无比,堪称妙绝无双的西游连环画。

    历经数百年风雨,塔身已有微微倾斜,却始终屹立不倒。随行专家告诉记者,塔斜而不倒的奥秘主要在于基座下的地宫,它如同一个“减震垫”,既与塔一体,又利用巧妙的力学原理,使地面建筑能够稳固。

    三度中兴,

    无缝灵塔或再现

    七层塔既七级浮屠,乃佛家高僧埋骨所在。而颛愚谧禅师逝后能享此殊荣,与他生前竭力主持重修香严寺不无关系。塔旁一块双面石碑对此有详细记载,颛愚谧禅师四方奔走募集善缘,耗时9年复建香严寺上下两院,营造各类房舍437余间,集聚僧众600余人,使该寺一跃成为当时中州第一名刹,真正实现了香严寺的二度中兴。

    而且,颛愚谧禅师在重修过程中,不忘重建创寺的慧忠国师塔。据寺内石碑题记,唐大历十年,两朝国师慧忠在长安圆寂,按其遗愿将遗骨归返香严寺。唐代宗赐号“大证禅师”,并遣九王十王两位王子为中使护梓,在白崖山清风岭建塔安葬。这座国师塔就是史上称名的无缝宝塔。颛愚谧禅师为示敬重,特将重修后的无缝塔建在寺中一处院内,名为塔院,并派僧众守护祭奠。

    1972年,国师塔不幸被拆除,现在仅存的塔院,被辟为高僧静修之所。候惠敏带我们从塔院门前行过时,但觉院内静谧异常,探身入内一望,陈旧的数间房舍不饰奢华,不染俗尘,依稀间似有梵音淼淼,让人恍生隔世之感,真个是“寺院小世界,世界大菩提”。一行人不由得收声屏息,生怕扰了其中修行者的清净。

    回望历史,禅宗六祖慧能亲传弟子慧忠在此地结茅为庵开辟道场,潜修四十余年。终因其所倡导的“教禅合一”说,也即将修行与日常生活结合、寓佛理于凡尘琐事中的理念,迎合了统治者中兴朝野的需要,被唐玄宗、唐肃宗等两次迎入京师,后奉为国师,成为当时佛家宗教领袖,为天子彰显和睦治国的理念而代言,发挥着安抚人心作用。其后,慧忠力挽狂澜,拨武宗灭佛之乱,于佛教而言居功至伟。他创下的香严寺其后绵延1300余年,80代主持中高僧大德辈出不穷,乃至唐宣宗避乱时也遁居此处,度过了6年“龙潜”的时光。香严寺虽以僧闻名,名震宗教界,但寺内寺外却难见所谓皇家寺院的奢靡浮华与躁动纷杂,相较之下颇有深藏功与名的意味。

    这正是香严寺与众不同之处。它如同自身独特的建筑风格一样,儒释道合一相生,既有名士竹林隐匿的高洁风范,也有进阶庙堂之高的济世气度。

    明代南阳籍翰林李衮在寺中做诗《无缝塔》:“寂寂香严寺,山云护林扉。千年无缝塔,谁与问禅机。”颛愚谧禅师重修祖师塔后也写过“同题诗”:“四维上下实浑囵,谁识承斯一国金。自昔国王靖样子,令人瞻仰到如今。”无缝塔历代题咏甚多,可见其在香严寺的重要。无缝塔曾几度损毁,令古人挂怀的,实则是慧忠大师那令人高山仰止的风度和胸怀。

    红塔青竹幽情远,劫余默默斜阳中。黄昏将要作别时,我们这般俗人难舍一个情字,已产生些许难舍之意。好在候惠敏告知了一个好消息,景区的投资方经多方协调,将重建无缝塔的计划提上了日程。或许下次与香严寺重逢之日,便可亲睹这一胜迹再现。

    名词解释:浮屠,源自佛教用语,亦做浮图。原意同佛陀,后又指佛教徒死后长眠的佛塔。

    题 记

    淅川当地的朋友说,关于香严寺的民谣中,有这么一首很有意思:“豫州名胜在淅川,淅川风光首香严。唐朝十王九不回,不爱王位爱此山。”当年,见惯了人世繁华的王子贵公何以在此流连忘返?只怕不是那“万顷香严”的排场,也不是寺中精舍与殿堂,而是源于追求信仰的历代高僧所散发的感染力所致。

    淅川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。然而由于地理等自然条件,现今当地保存下来的文化遗迹屈指可数。近年来,随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实施和移民大迁徙,淅川的自然优势日益凸显,但怎样挖掘保护这片古老土地上人文资源,同时成为日益紧迫的课题。多年之后,我们不能仅满足于让慕名而来的游客饮一瓢丹江水、吃一箸丹江鱼,我们还应该展现古老丹江两岸那曾经灿烂无比的文化内涵。而古老辉煌的香严寺,恰恰拥有展现丹淅人文地理风采的一份自信和从容。

    如果当地能够积极推进整体规划和保护,把香严寺等文化资源打造为有影响力的重要地标,重现香严寺史上的繁盛,那么饮水思源的远客们在俯身拥抱这方水土的同时,还将随着幽远的钟声,静心仰望千古名刹的华彩。  本期文史顾问 万振红

    掩映在竹林中的颛愚谧七级浮屠及修建碑记

版权所有:南阳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局    豫ICP备06007501号
电子邮箱:HNFNSGYGLJ@163.com    联系电话:0377-63108390